傲轩小说网 > 医者无眠 > 142 大半夜吃狗粮,作孽啊!

142 大半夜吃狗粮,作孽啊!

作者:真熊初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傲轩小说网 www.axzw.com 最快更新医者无眠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两个小商人,偷奸耍滑而已。”吴冕笑道,“不着急,您这面就一直拖着,一直恶心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廖律师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像吴冕这种要求,自己律师生涯中遇到的次数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吴老师,您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陶老板的事情在我的计划之外,我琢磨有一段时间了,已经开始动手实施。”吴冕道,“总是要慢慢来,给张家兄弟彻骨之痛才行。要不然过几年,换个地儿重新来过还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廖律师沉吟,心念电闪,明白吴冕要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是年轻,廖律师心里彻底松弛下来。吴冕是在某一个领域太过于强势,所以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种气质甚至要压陶老板一头。

    但就从这份善恶分明的想法来看,可以说他还没长大。在社会上摸爬滚打,什么最重要?是和光同尘,是利益。而这位吴老师,竟然还有善恶,还有是非观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廖律师笑道,“打官司是我的职业,我只要用1%的精力,就能把他们拖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拖住,让他们难受就行。至于其他的事情,陶老板比我熟。”吴冕道。

    陶若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了解,您放心,肯定办的妥当。吴老师,能留您个电话么?一般流程陶老板会定期和您沟通,要是遇到急事,我直接跟您汇报。”廖律师说道。

    吴冕和他交换了电话和微信,留了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“吴老师,您是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?”闲聊中,陶若问道,“时间仓促,我手下找来的资料里,您还是麻省总医院的终身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日子了。”吴冕身子靠到座椅上,右手手指轻轻敲打扶手。

    陶若会意,这是吴老师不想说那件事。资料里提到一个讳莫如深的猜测,可能是吴冕吴老师在美国的时候和他老师反目成仇,所以放弃一切,直接回国。

    简单接触后发现吴冕并不是那种不擅长人际交流、情商低的学术型医生。不说别的,光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亲和力,就让陶若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那份让人心惊的履历,陶若肯定会把这种人挖到自己手下。

    这种人不在商场上打转,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见吴冕换了一个姿势,陶若知道吴冕吴老师不想提这件事情,便很随意的换了一个话题,继续和吴冕聊着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西城区花苑小区。

    “陶老板,您那面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陶若笑道。

    吴冕拿起手机,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几乎是秒接,电话那面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急促问道,“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急诊手术,快!”吴冕很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没有丝毫迟疑,马上说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传来嘟嘟嘟的盲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陶若苦笑,这是医生开玩笑的日常么?还是什么暗号?打电话说是急诊手术,那面一句话都不多问……医生还真是和普通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1′22″后,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娇小身影从单元门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面!”吴冕下车招手。

    楚知希怔了一下,打量了一眼车队,随即知道吴冕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径直冲过来。

    吴冕伸出双手,按住楚知希的肩膀笑道,“别这么闹,颈椎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坏蛋!”楚知希用头撞向吴冕,斥道,“大半夜说急诊手术,心率直接120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猜你就还没睡。”吴冕笑着把楚知希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,国内的法律不熟悉,找帝都的几位老师帮忙联系了一位律师,正在和他咨询。”楚知希愁苦的说道,“哥哥,要是那面不松口的话,可能要行政拘留7-15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吴冕笑着说道,“没事,这不是有陶老板在么,已经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张家兄弟已经撤诉,不过呢这份不算是善意,我不接。”吴冕笑道,“今天只是一个意外,我还要按照自己的步子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来干什么?”楚知希仰着头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像是天上有两颗星星落在尘世之中。

    “丫头,山火后有没有觉得我变了?”吴冕问道。

    “emmmm,有呀!”说起这件事儿,楚知希一下子开心起来,之前的种种担心荡然无存,她抱着吴冕的胳膊说道,“我做了一个旅游规划,你说过要带我走遍大江南北,跨过千山万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吴冕低头,用鼻尖轻轻蹭了楚知希的鼻尖一下,温柔说道,“都会的,但这些事是第二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首先呢,我要重新追你一次。”吴冕低头,看着楚知希的眼睛,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知希惊讶的看着吴冕,没有欣喜若狂,眼神里反而流露出些许担心。

    她伸手放在吴冕颈边,感受颈动脉的搏动与体表温度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没事。没发烧,也没收外伤,无相关既往史。”吴冕抓住楚知希的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你说追我干嘛?”楚知希疑惑的问道,“最开始你也没追过我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只是你太笨,没感受到。”吴冕说道,“老师让我带那么多师妹,为什么我就把你留在身边?一带就到结婚,你就没想过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你怕老师对你失望,要在下一届给你招个学弟上来带么?”楚知希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这种话也就你才会信。”吴冕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陶若坐在车上,舒适的座椅像是硬板凳一样难受,腰椎隐隐作痛,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吃狗粮,作孽啊!不是都未婚妻了么?怎么还这么腻歪呢?

    重新追一遍……唉,吴老师这是要玩寻找初恋的戏码?虽然吴冕高大,楚知希娇柔,两人站在月光下就是传说中最萌身高差。可越是如此,狗粮就越是腻人。

    陶若没办法,只好摘下手腕上的佛珠,轻轻捻动,心里默念:“如是我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