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轩小说网 > 绿湾奇迹 > 181 一件球衣

181 一件球衣

作者:磨砚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傲轩小说网 www.axzw.com 最快更新绿湾奇迹最新章节!

    突突。突突。

    太阳穴抽痛得厉害,韦瑟不得不再次喝一口咖啡,试图让神经清醒过来,却只是落得满嘴苦涩挥之不去,结果就龇牙咧嘴起来,紧蹙的眉头和集中的五官就好像一个包子,忍不住骂骂咧咧地抱怨起来:

    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家伙!

    “叩叩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起来,打破办公室的宁静,却让韦瑟的头疼更加厉害,总觉得有人正在自己耳边敲锣打鼓一般,个中酸爽着实用语言难以形容,烦躁的情绪越发涌动起来,就好像一只小老鼠正在脑袋里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韦瑟没好气地扬声说道,“我正在工作,不要轻易打扰,你难道不知道吗?如果不是要事,最好现在就滚开。”絮絮叨叨地发泄着自己的烦躁,但随即韦瑟就悲伤地意识到,说话让脑袋抽痛得越发厉害了。

    于是,韦瑟郁闷地将咖啡放下,怒吼一句“进来”,然后就闭上嘴巴,满脸怒气地朝着办公室门投去视线。

    办公室门被礼貌地推开,韦瑟就可以看到尼尔森那个毛茸茸的小平头,老实巴交地从门缝挤了进来,“韦瑟先生”。

    其他队员暂时不说,韦瑟对尼尔森的印象非常好:

    表现出色、训练扎实、性格温顺,最重要的是曼哈顿当地居民,从小就在这里长大,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情谊,在学生与市民之间都拥有强大号召力,却从来没有骄傲自满,兢兢业业地专注于橄榄球。

    比起四分卫乔什-弗里曼来说,现在尼尔森更像是野猫队的招牌人物,今年非常有希望入选全美一队,更不要说在当地居民之间无可比拟的号召力与影响力了,包括韦瑟在内,人们都对尼尔森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“乔迪?”

    韦瑟的表情稍稍明朗些许,烦躁郁闷的情绪暂时压制下来,展露出了一个微笑,满眼慈祥地看着尼尔森,“快点进来,今天的训练都结束了吗?感觉如何?怎么样,一切顺利吗?有什么情况直接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韦瑟收拾着自己桌面上的文件,假装正在忙碌着,营造出自己专业的形象,保持权威性。

    尼尔森的脚步在书桌前停下来,却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韦瑟察觉到了安静,并没有在意,因为尼尔森的性格本来就相对安静,他依旧忙碌着,“我可以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韦瑟先生,我希望阿奇教练能够得到公正对待,他值得更好的待遇。”尼尔森依旧保持了一贯的平稳。

    韦瑟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,缓缓地抬起头来,满眼错愕,不敢置信地看向尼尔森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第一反应就是“开玩笑”,嘴角的笑容不由就上扬起来——这的确是一个很棒的笑话,但随即就看到尼尔森眼睛里的认真与专注,这让他的笑容稍稍凝固住,惊讶和恼怒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汹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乔迪,不要随便开玩笑。我们公正地对待每一位教练员和球员,普雷斯教练的回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尼尔森没有说话——言语从来就不是他的强项,他就这样注视着韦瑟,眼神里闪烁着不容置疑的坚毅。

    韦瑟的脑袋再次开始抽痛起来,脸色缓缓拉了下来,“乔迪,你是进攻组的明星,还是我们球队的核心,同样是这座城市的英雄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!不要像五岁孩子一样任性,肩负起你的责任和义务!”

    韦瑟的厉声呵斥消耗了他所剩无几的能量,尼尔森没有做出回答,而是抬起右手——此时韦瑟才注意到,尼尔森的手中拿着自己的八十二号球衣,他将球衣平摊开来,就这样摆放在韦瑟的办公桌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,这就是我正在做的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却坚定不移,尼尔森最后表达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韦瑟微微张开嘴巴,试图说点什么:你知道你正在做什么吗?你知道这对普雷斯、对陆一奇来说意味着什么吗?你知道这件事情多么荒唐吗?你知道你正在犯下一个愚蠢的错误吗?你的意识清醒吗?“

    但持续不断抽痛的太阳穴却让他失去了思考能力,同时也失去了语言能力,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尼尔森。

    尼尔森仿佛只是完成了最简单的一件事般,礼貌地朝着韦瑟颌首示意,然后就这样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更衣室都已经清空了,空荡荡的房间里寻找不到身影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角落里有人重重地关上储物柜的柜门,响亮的声响打破宁静,这才注意到,雅各布-吉森依旧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雅各布充满了愤怒和懊恼,也充满了茫然和压抑,却如同困兽一般,横冲直撞也仍然找不到一个答案,“说点什么?你不是最擅长说话的吗?你不是最懂得蛊惑人心的吗?为什么你现在却没有声音了?”

    斜对面,亨利-吉森安静地坐在长椅上,身影被支撑柱遮挡着,这才没有被发现。

    亨利双手支撑在膝盖上,整个脊梁都已经低垂了下来,微微抬起头,用视线余光打量着空无一人的更衣室,眼神微微黯淡下来:如果可以,他也想要任性一把,但他终究没有勇气,只能坐在原地发闷。

    他需要为了雅各布留下来,但他却不需要处理雅各布的怒火。他就这样保持沉默,安静地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说话!你说点什么!”雅各布越来越愤怒,就如同疯子一般站在原地大吼大叫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以至于他也分辨不清楚,自己到底正在向亨利发火,还是向自己发火,那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!”雅各布就这样失控地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韦瑟的视线落在了那件八十二号球衣身上,试图发出一点声音,却发现所有声音都被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不等韦瑟头疼欲裂的大脑重新开始运作思考,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,抬起眼睛,然后就看到了班克斯——还有站在门口被压制住了的沃克,显然,他的身后还有其他人,正在控制住情绪激动的沃克。

    班克斯率先走了进来,将自己的球衣也放在了韦瑟的办公桌上,坚定地说道,“我也是,韦瑟先生。我希望阿奇教练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。”

    韦瑟张了张嘴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班克斯转身离开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,但声音却没有任何迟疑,“是的,如同水晶般透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