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秦国朝野震动!帝皇最无情!

绿茶包子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傲轩中文网 www.axzw.com,最快更新三国之无上至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秦国朝野震动!帝皇最无情!

    章邯身形雄伟,面貌冷峻,乃是大秦影密卫的统领。

    而影密卫便是秦王替换空格的贴身侍卫保卫上头,正如其名,行动快速,杀伐果断,如死神般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影密卫一出动,则天下无不可杀之人。

    章邯直接穿行殿内,走到了替换空格驾前白玉阶下,单膝跪倒,轰然抱拳,涩声道:“启禀大王,今日一早,影密卫在高阳驿站里的一个箱子,说是让大王亲启,此外还有澜国传来的一个消息......”

    “澜国消息,肯定是相国大人以三寸不烂之舌,说服了赵王。倒是这个箱子里,装的是什么!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天降祥瑞,有人献上神物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必是祥瑞!”

    有几个大佬,以为大事已经尽在掌握,开始高兴地庆祝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开!”

    替换空格脸色平静,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溱亮双手捧着木匣子,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气味,眉头一跳,鼻尖已经有汗珠沁出......

    吱呀~~

    古色古香的木匣子洞开,赫然露出了里面那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不是大秦帝国的首席宰相吕不韦,更是何人!?

    替换空格的瞳孔遽然收缩,宽大的龙袖之下,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哗然!

    大秦帝国满朝文武,俱都哗然。

    这一颗人头,就好像是一颗石子,投入到了湖中,顿时便引发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吕不韦是大秦丞相,更是秦王的“仲父”,跺一跺脚,整个大秦帝国都要震上一震。

    这样注定要功勋千秋、万载青史留名的传奇,居然就这样陨落了,所有人的心里都唏嘘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死一样的寂静被打破了,替换空格一把掀翻了面前的紫檀木雕龙案几,上面竹简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群臣噤若寒蝉,连大气也不敢出,只听替换空格霍然站了起来,一手按剑,脸色沉痛道:“仲父劳苦功劳,竟丧于奸贼之手,此仇若是不报,寡人枉为人子!”

    “章邯,澜国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!?”

    “影密卫收到了风声,相国大人与手下三百骑兵,在长平道上遭遇伏杀,无一生还,相国大人......料想就是在此遭遇不测。”

    “气煞孤也!”

    替换空格嗔目欲裂,忽然吐出一口赤血,仰天便倒。

    殿内大秦众臣,当真是亡魂大冒。

    吕不韦才死,替换空格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那强势崛起的大秦帝国就彻底失去了掌舵人,将领面临七国乱战,前途叵测啊!

    溱亮肝胆欲裂,第一时间就上前扶住了替换空格。

    整个恢弘的大殿之上,轰乱一团,这也是大秦立国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奇景。

    忙活好一阵子,秦王总算悠悠醒来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溱亮何在?”

    溱亮伏地跪倒,躬身顿首,颤声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传寡人旨意,赵贼张狂,胆敢擅杀仲父于长平道,命大统领军白出发点齐兵马,准备攻赵!”

    “下臣,遵命!”

    “王翦何在!?”

    特勤官军王翦道:“臣在!”

    替换空格坐起身来,咬牙道:“尽起大军,与特勤官军白起分兵左右军,攻打澜国,孤要杀绝赵狗,来祭奠仲父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“臣,领命!”

    王翦锵然领命。

    此时的替换空格,双目尽赤,浑身散发出极其骇人的气息,再度下令:“王贲、樊於期为大统领,领兵十万,牵扯上党兵力,如果能一战打破上党,爵升三级!”

    “末将必不让大王失望!”

    王贲与樊於期两人精神一振,悍然领命。

    散朝之后,大秦众臣退出了朝堂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吕不韦死在澜国,可以说是压垮秦国与澜国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秦王盛怒之下,这一系列的战争命令下达,帝国这个庞然大物悄然运转,高阳秦王宫,充满了浓烈杀机。

    “大王,相国大人死的蹊跷,只怕其中......还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章邯好似想到了什么,望了愤怒到极致的替换空格一眼,犹豫半响,最终还是说了出口。

    影密卫是秦王替换空格的贴身侍卫,专门用来干一些刺杀暗算的脏活,章邯有非常敏锐的嗅觉,已经隐约察觉到了这一件事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两国交战,尚且不杀来使。

    吕不韦这次并非是死在澜国朝堂之上。

    替换空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淡然道:“你退下吧,寡人接下来有重要的事情交付给影密卫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臣......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章邯深吸一口气,抱拳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,不知为何,黑云积郁。

    黑云压城,城欲摧。

    黑色纹绣玄鸟的大秦军旗,正在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而帝国的特勤官军王翦,正穿着璀璨金甲,点齐兵马数十万,直接赶赴澜国战场。

    王翦麾下的百战穿甲军,也都穿着黑色衣甲,浩浩荡荡的队伍,迤逦如黑色长龍。

    高阳城里,满城缟素。

    吕不韦惨死于澜国境内长平道上,朝野震动。

    秦王下令,以国礼厚葬相国吕不韦,世人皆称其厚德,人心归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王宫。

    孤灯残影。

    替换空格一个人站在窗口,长身而立,腰间那一柄天问剑已然出鞘。

    这一把长剑,以某一种上古奇异精铁所铸,剑长四尺三寸,剑身也比寻常长剑宽阔,如江山厚重。

    替换空格的手掌抚过剑身,狭长的丹凤眸里闪烁凌厉的光芒,喃喃念道:“仲父啊,你死的正是时候。你若不死,寡人又如何能名正言顺的执掌大权?”

    “仲父,寡人就以嫪毐人头,以六国之江山,来为你送行吧!”

    ......  ....